池面川

迦中心 不吃右周 真情实感推周迦

🎵~今天非常的
开心~🎵

【大曦】陪你朝五晚九

我要成为推这个cp的第一人…

“明天几点”
“七点”
“一起”

是写给霜老师Undefined的repo。

@miette 
   刚好两千字整,甚至没有您一章的一半多。 

   先讲一讲看这部作品的过程。终章出于我看文的习惯一直没有读,留到了写repo的前一个天,之后又花了一整个下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好,和我看一本出版的知名度颇高的科幻小说的爽的程度是很接近的。它读起来不像是吃甜点,甚至中间的过程还需要自己去咀嚼,牙口不好的人可能会抱怨。但是我看完,一个鲜明的感觉是,有一个完完整整的故事、剧本、世界观进入到我的脑子了,不是看完会忘记的类型,以后脑子空闲下来以后我可能还会反复去想这个剧情,这个世界观。 

    再来夸夸我们的霜老师,霜老师写这部作品的痛苦程度我是见证了的。具体的我也不再多说,但是老师的作品确确实实应该得到认可。也希望我们的老师能够有点自信,您是非常非常出色的,这一点我用我的名誉做保证。

    我记得霜老师给我讲过,这部作品比起一个cp同人文,更像是一部群像。我太同意了,这部作品里的每一个人物、每一笔、每一个设定都非常的饱满有活力,每一个在这篇出现的人物都不是毫无道理的,霜老师详细描述了人物的过去、心理活动,导致了每一个人物都是那么立体可爱,没有一笔是种浪费。 

    我很喜欢剧情中残忍天真的杰克,她不掺杂一丝污浊的杀意和童稚真是我最喜欢的人物类型之一,我也超喜欢船长姐姐,船长姐姐的视角从头到尾有很多,甚至可以说她对周迦的很多视角也是我们看他俩的角度。我更喜欢文中的狂王和梅芙,在第五章并没有给我什么触动的两个人在这里确意外的吸引人的眼球,甚至觉得可爱了起来。我还喜欢Grail,由此构建出来的整个系统并不是虚无飘渺的存在,从Grail的产生到灭亡我觉得不仅仅是阿周那个人的欲望和对世界线的控制,我还看到了霜的更多思索。 

   霜老师提前给我剧透了阿周那的身份,但是即使知道了阿周那的真实面目,看到后面出现的一幕幕还是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让整个作品透露着一丝疯狂的同时契合了人物本身的全貌,太过合情合理。 这部作品吸引我的不仅是周迦两个人的感情线索,更是整体的剧情开展和节奏。

   我自不量力地试图找一找霜老师藏在文中的线索和伏笔,权当吹您,找错不负责任()

    阿周那从头到尾一点一点真面目的显露可以说是最明显的了,开头阿周那说过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可以在真相大白时找到合理的解释。“可惜你读大学的时候,我一直在接受封闭式的集训”大概就是阿周那发生剧烈变化的阶段之一“强行指令Grail提前让还不完善的AI警察上岗”解释了之前系统不够完善之处,迦尔纳开头提出的条件在最后也被提及,以及阿周那热衷于开工厂(w)这个事情也给各种机器人和实验增加了合理性。虽然这对您来说只不过是最低级的保持逻辑的完整,但是能营造出第九章和第一章平行的感觉就好像高低声部的平行合唱,是我一直很喜欢的写法。

    文中的几个关键词让我感受到所谓的黑占据的成分在一点点增加,阿周那记忆的阀门也将要打开。其实阿周那在文中最开始给我的印象确实是矛盾的,他偶尔会展现出阴冷暴戾的情感,一会儿又非常的热烈直白,看到结尾在回头感受,就能体会到霜老师在塑造这个表里人格阿周那的用心良苦。 

   其实所有用心看您的这篇文的人都能把这些感情的线索和伏笔找的一清二楚,所以我还是从几个细节吹一吹您吧。  

   我很喜欢您用石头的角度去窥探人类文明这一部分。您和我说您很喜欢燧石,那是打火石,是人类文明的开端。用石头见证的也是人类本性的暴露和文明的倒退吧。这是一场针对石头的谋杀。

    “那你就看着吧,让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丑陋,摧毁你构建出来的虚幻理想。”阿周那的这句话像是拉开了整片文的帷幕,也是这句话让我正式进入了状态。大概像是几个前奏之后突然翘起来的鼓点,一下子把我的情绪拉到了和振动的鼓面一样的频率。 

   由阿周那组建军队,提出Grail的幕后黑手才是我们的敌人,以及直接和幕后黑手进行对抗这一点非常的有意思,在剧情合理人物更加鲜明的同时,从艺术角度非常浪漫。

   感谢您构思出来这么耐人寻味的故事。 其他的妄加揣度就是对文字的亵渎。爱迪生对于《夜莺》的创作这一点我考虑了很多,最后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那只灰色的拥有无上美丽歌喉的夜莺,到底是简单指杰克,还是指迦尔纳、还是指人类本身呢?皇帝是那位阿周那吗?可能是我过于钻牛角尖啦,这个问题还是让它无解吧。

     “它善良的心地甚至阻止皇帝把那只人造夜莺撕成一千块碎片,它唯一的期望就是让它回到大自然中去,为包括皇帝在内一切需要他的人唱歌”我感受了一下,难以用语言描述。 

    写完之后我发现我没有对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感情线做出评价,也没有对他们两个的人物塑造进行评论,因为我已经说不出什么来啦。 

    Undefined真的很好看,我已经不满足于看周迦两个人的恋爱线,剧情里的每一个人都让我放不下,每个人都是夜幕中闪烁的星星。

   如果您要写续篇的话,请讲一讲这个巨大幕布落下后其他人的命运吧。他们那么可爱。 如果您要出本我全力支持,疯狂赞美,上面所有写的一切都不如一句“太好看了!!!!!!我吹爆您!!!!!!”“我永远喜欢您!!!!!!”来得直接,请务必出本呀,期待看到您更多作品。

我杀栗子。

【周迦】谁?

Alter周迦  技术人员周×恶魔设迦

几乎全篇都是R..4000字左右 有黑周要素和大量私设 慎!!慎!!!

和穆老师昨天脑内聊骑迦的产物

激情开车

bgm推荐《Womanizer》- Britney Spears 女神的歌

 

墙上时钟的指针悄悄划过12所在的位置,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中可以看见,附近的房屋或早或晚早已一片漆黑,灯早已熄灭,向下望去只有路灯照着小片地面还略有光亮。

阿周那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敲着什么,整个房间也一片漆黑,只有电脑还泛着蓝光打在阿周那工作时戴上的眼镜片上。

“嗯…阿周那你还在工作?睡觉”

阿周那感觉眼皮一跳,下一秒果然一个红色的脑袋直接压在他的右肩上。迦尔纳百无聊赖地趴在阿周那的肩膀上,漆黑尾巴在身后一甩一甩形成一小股气流打在阿周那小腿上让他下意识绷紧了身板。

“又是这么无聊的东西……该关电脑了阿周那”迦尔纳小幅度动了动脑袋,狡猾地在阿周那身上磨蹭,接着用他红色的眼睛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紧盯着阿周那。

真是做了符合他身份的事情。阿周那看着眼前的恶魔伸出胳膊去抢他手中的鼠标,嘴里的一颗狡黠的小尖牙已经露出了还要装出委屈地样子实在让他无法产生同情心。

敷衍地帮他理了理头上过长蓬乱的红色头发,阿周那示意迦尔纳先去睡,毕竟程序确实紧要并且他着实不困。

“……好啊”迦尔纳倒是爽快地答应下来,顺利地出乎阿周那的意料,要知道这个恶魔的脾气可是比他想象中更不好对付。

 

很放飞自我的车

 

再度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头顶亮白的灯光。阿周那躺在病床上侧过身,不出意外地看到在一旁照看他的马修、咕哒子和迦尔纳。

白发、水蓝的眼睛、熟悉的长枪……

“迦尔纳你在这里干嘛?我可没有弱到需要你同情……”

相视地藤丸和迦尔纳终于松了一口气。

“辛苦迦尔纳先生了,总之一切恢复正常真的太好了”

【周迦】绑架

一辆车   

演员娜×经纪人迦

有坏心眼的娜 慎

 

 

记者招待会已经进行到末尾,摄像机按钮的咔哒声响个不停,闪光灯在不算大的房间异常刺眼,阿周那抬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墨镜,转身看向同样戴着墨镜黑西装红领带的迦尔纳好像要确认着什么。与迦尔纳的衣着相对,阿周那这次选择了白色的马甲和宝蓝衬衫,加上下车时迦尔纳特意为他整理衣领的一幕足以让众多粉丝尖叫昏倒。 

 

“阿周那先生!您之前在推上说要公布的重大消息,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吗?”一个看起来还年轻的记者费力地挤开人群,带着一脸的诚意举过录音设备递到大明星面前,激动的模样让迦尔纳思索起要不要叫来保安。

“啊啊,那个啊……就是我和我的经理迦尔纳已经…”“已经决定了下一个季度的参演电影了。”“迦……好吧,就是这么回事”想辩驳迦尔纳突然打断转移的话题,看到迦尔纳脸上的表情之后阿周那只得叹了口气顺着这个解释继续下去。迦尔纳那双好看的蓝眼睛盯着他一动不动,让阿周那心慌拿他没辙。

 

第三次想要公布两个人的关系,最终还是在迦尔纳的反对下收了手。结束完记者招待会的阿周那回到车上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一言不发透过窗户紧紧盯着在场上做最后总结的迦尔纳。

平时稍有凌乱的发型这次被发胶固定好,黑色西装包裹着迦尔纳精瘦的身躯在阿周那看来别有意味。迦尔纳那双眼睛平时看起来懒散又平静,偏偏在一些较真的事情上时闪着让人没有办法拒绝的光芒。阿周那不知道迦尔纳为什么对公布两个人的关系这个事情如此的抗拒,明明他们在私下已经和其他恋人没有差别,但逢场作戏的普通演员经纪人关系难免让人心里有落空感。不过阿周那虽然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自己专属的经纪人已经是他一个人的,但面对迦尔纳的反抗他也没有想要强求的意思,毕竟这之后,迦尔纳的安抚工作做的都不错。

 

不一会儿前面的副驾驶座位陷下去,坐到车上后迦尔纳拿起手机翻起来阿周那的推特。“……‘@Karna 明天记着招待会我们有重大事情公布哦[图片]’我看以后你的推特账号还是我来保管吧。”“反正都被你搪塞过去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安慰我比较好,嗯?”

 车走外链

 

“好啊”

……

“等、等等,迦尔纳,你同意了??”

“……我说公布关系,不是指绑架”

【周迦】人型镇定剂

第一篇周迦,欧欧西慎

警察周×花店迦的架空pa

有板板车请走链接

大概想表达的是在迦身边的娜是有活力的真正活着

 

 

结束了一整天完美严谨的工作,阿周那随手将桌上摊开的文件收到一边,匆匆和刚从电梯门走出来的罗摩挥了挥手,揉着拧在一起的眉头便走出了警局大门。天气似乎不是非常好,阿周那就这么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走着,甚至直到白色的衣服沾上水紧紧贴在身上,他才意识到他已经在该死的雨里走了很久。

  不知道被什么占据了大脑,尽管一直以完美自称并且骄傲着,阿周那也承认自己因最近的状态不佳而烦恼。尽管工作上他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什么问题,他越来越难以找到最初接触这份工作时的蓬勃生命力,甚至总觉得这样的迦勒底警署不太对或是缺了点什么。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阿周那走向最靠近的一家店稍作避雨,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上的褶皱好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后,他才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怪异目光。

整理完店内今天剩余的花朵,迦尔纳拨了拨面前还沾着水珠的一丛矢车菊,然后把它小心翼翼摆好。刚想伸手解下红色衬衫上的黑色围裙,一位不速之客突兀出现在眼前,穿着黏在身上的好笑衣服无神的背对着他站在门口。

“……”

大概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许久不见的玩伴和宿敌会以这样的形式和自己见面。转过身的阿周那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直到迦尔纳走上前在他面前晃了晃说了句你再这样愣神下去会更尴尬,他才惊醒一样反口讥讽。

“和你没关系吧,不是我说迦尔纳,你怎么还是这么难以沟通?”

“当然和我关系……”阿周那心里暗叫不妙这个家伙可不要突然摆出什么兄弟或者别的关系啊。

“这是我的店……”

 

  第二天是个令人欣喜的晴天。本该在家中安详度过这个周末的阿周那还是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街上。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又觉得自己脑子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迦尔纳把平时自己用的毛巾丢到阿周那肩膀上,看着对方又开始愣神歪了歪头。

“你要是觉得冷我可以帮你擦,没关系的。”感受到迦尔纳指节分明的手搭在隔着布料的头顶,阿周那慌忙推开他的手一个劲儿地擦着想着这个人不会看气氛也要有个限度。

阿周那能清楚的算出他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两个人作为兄弟一起长大时阿周那多少还是有些敬重这个大自己几岁的哥哥,尽管青春期的少年时不时会因为脑子里充斥着对哥哥的难以启齿的幻想而困扰,他们最后还是一同进入迦勒底警局,乐此不疲地用着宿敌的身份增加着相处的每一分一秒。所以当迦尔纳当着阿周那的面把辞职信交给藤丸立香的时候,阿周那一度认为他难以沟通的哥哥偶尔想开一个劣质的玩笑。

时隔九个月的再次相见,迦尔纳的反应竟然这么平淡从容,偏偏自己当时形象全无让阿周那心里不免有些别扭,但是擦头发途中阿周那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偷偷瞄过去正在做最后整理的迦尔纳,最终还是打着结巴要到了他的新的联系方式。

所以当今天阿周那再一次出现在迦尔纳店中,迦尔纳下意识在他面前摇了摇手机示意他有什么事情可以手机联系的时候,阿周那非常想扯住他名义上哥哥的头发咬下来他的舌头作为惩罚。

“迦尔纳,这些花可不像你,他们比你会说话多了……”

明知自己在这里无事可做,借着挑花的理由,阿周那坐在旁边的木椅上摆弄着那束山月桂。脱口而出的恶语却让阿周那最近微妙的混乱心情渐渐安定下来。他觉得迦尔纳真的是天然的镇定剂,不仅能让气氛冷却,还能恰好平复自己的心情,但后者他是坚决不会说的。

离开的时候阿周那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这期间他时不时带着小孩子的恶劣心态去惹迦尔纳的不快,然而大多数时候迦尔纳只是认真的整理自己的花店,友好地接待他的一切客人,阿周那伸出手想要恶作剧一样把他的围裙解开,接着捂着脸在心里唾骂自己幼稚。

前脚踏出门槛时他听到迦尔纳叫住他,回头的瞬间只看见一大束山月桂摆在他面前挡住了那张想要看到的脸。“送给你……你看了它一个多小时,应该不会讨厌的吧”

阿周那一时气结,三步并做两步走回柜台把一大束直接推回迦尔纳脸上,“那是我给你的花……你走过来一点不行吗我不想亲在一束花上”没有等迦尔纳反应过来,比他低了一公分的弟弟拨开花束,把还在震惊的哥哥的脸拉在面前。

一个不轻不重的吻,或许更接近亲。阿周那仅仅是把嘴唇贴了上去,没有张嘴更没有舌头交缠,他甚至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盯着看着被亲住人的反应心中升起一股得意。这个不超过半分钟的吻结束时,两个人像是刚结束一次战斗。阿周那伸手拂过迦尔纳睫毛和眼眶,在他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一直作为自己兄长的迦尔纳现在眼眶有点红,脸颊也有点红,微微喘气的样子就像被人欺负一样,不过阿周那想象不出来那个人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最后阿周那是跑着离开的,他把罪责归在一直睁大眼睛看着他却没有说话的迦尔纳身上,那人明明之前自己还说,现在就不嫌尴尬了吗?!

 

之后迦尔纳有三天没有见到阿周那,或者说阿周那三天没有勇气再去那家需要绕远的花店。这期间一个小小的来信铃声便能让他轻易分神,感叹不能恢复之前状态后他最终决定还是去会会自己的宿敌。

阿周那不停告诉自己,迦尔纳没什么好怕的,那束花也没什么好怕的,花里夹的小纸条更没什么好怕的。但是他唯独没有想到他的兄长,一直以来的哥哥,好好存放了那束花却唯独没有看到纸条。

链接点我